廣告

2010年12月8日

在辦公室打手槍

在辦公室打手槍


念書時多少有聽說某某某在教室、在廁所、或是在司令台打手槍的事蹟,不過那畢竟是小孩子的世界,成人世界的打手槍,可沒那麼簡單。
上個星期我跟以前公司的同事楊修出去吃飯,他跟我說以前我樓下的顏良最近被公司炒掉了,因為他上班時間,在辦公室打手槍。
「他是坐我樓下那間公共區域的大辦公室?」
「是的。」
「那間辦公室有快一百人不是嗎?」
「是的。」
「而且超過八成都是女人不是嗎?」
「是的。」
「而且,阿良的位置就在大走道旁邊,隨便走都會經過不是嗎?」
「是的」
「那他媽的真是太猛了!」
楊修一邊吃著豬肝麵,一邊說:「而且還不是一兩次,聽說有快兩年了。」
「那怎麼沒有人知道?我以前在公司怎麼不知道?」
「其實他們那間辦公室的都知道,最慘的是坐在他旁邊的Linda,每次上班上到一半桌子就開始晃,然後就越晃越大越晃越大,然後就聽到顏良在旁邊『喔~~』的一聲,就停下來。」
我說:「雖然我很變態,但聽到這種事還是覺得很變態。怎麼沒有人阻止他?」
楊修聳聳肩:「公務員心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顏良本來就長得猥褻猥褻的,那群女的大概也懶的理他。」
「那他怎麼會被炒掉?」
楊修用筷子指著自己的腦袋,說:「因為,幹,難道他可以對著財務軟體打手槍嗎?當然不行,所以他會看A片打,那依照柯南的推理,他怎麼會有A片,一定要下載…幹,他就是在上班的時候用p2p下載A片才會惹麻煩。」
我恍然大悟:「難怪那時候每天上午網路都特別慢,收封e-mail要一分鐘。他幹這種事,IT的人都不知道喔?」
「IT的人只有幫女同事修電腦和幫老闆買電腦動作才特別快,其他都很沒效率。反正顏良走的時候電腦裡有100G的A片。」
「但我還是不懂,怎麼會爆出來的?」
「反正就是,」楊修搖搖頭:「那天他不知道下載到啥會,先是公司主機server中毒,然後是香港那邊備份的server也出事,然後就傳到日內瓦,然後是紐約,結果二十四小時內,整個集團全球的server都shutdown,網路全部斷線。紐約那邊還以為是被恐怖份子攻擊,最後才查出來是我們這邊因為打手槍搞的飛機…話說那天全公司損失二億美金。」
「他射出來的一隻蟲蟲就值一塊美金,好貴。」我說。
「所以他當然就走路啦,」楊修繼續吃著豬肝麵,「媽的,他那時候打玩,就會跑去他們那層的茶水間,用肥皂洗手,結果那塊肥皂沒人敢用,放在那邊兩年還洗不完…怎麼了?」
「幹!」我大叫一聲,全店的客人都回頭看我,我說:「你知道我那層樓廁所離我很遠。」
「知道啊,怎麼了?」
「那你知道我會睡午覺。」
「我也會,怎麼了?」
「我睡起來會洗臉。」
「喔,我有點頭緒了….」
「因為廁所離我很遠,所以我都會去樓下的茶水間洗臉,我沒有自己帶洗面乳,我用的就是….那塊永遠用不完的肥皂…」
「那你臉上可能有好幾億了,」楊修說:「算了啦,被間接顏射過的人也不多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