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2011年4月29日

我的Gay麻吉


國中是男女分班,一群男生都很要好,畢業後也經常廝混在一起,搞一些男孩(後來變成
男人)的勾當。


公瑾是比較特殊的一個,他國中時就有些女性化的傾向,講話聲音比較高,生氣時不是搥
人而是用兩隻手一直拍打在你身上。高中以後這種�釵V更明顯,不過同時他又很愛健身和
日光浴,最後就變成一個黝黑、有六塊肌、但又娘砲的人。上大學之後,他終於告訴我們
,他是個Gay。


這消息當然對不同人有不同衝擊,不過原則上影響不大(至少就我來說),大家要喝酒抽煙
時還是會找公瑾,聊過去聊感情也都可以講,而且因為夠熟的關係,偶爾還是可以開一些
「你這個死娘砲」之類的玩笑,無傷大雅,比較煩的是他會一直叫我們幫他介紹男朋友。


不過某次我還是和公瑾發生了點意外。那天我在某臣氏中等我女朋友,突然聽到櫃子的另
外一邊傳來公瑾和幾個男生的聲音,那邊是放保險套的我很清楚,因為我才剛拿了一盒。
我就聽到幾個高八度的男聲在說「ㄟㄟ,你都是用那一種的啊」、「我喔,我上次有用這
個,顆粒的,結果喔~~呵呵…」、「呵什麼呵啦,你這個騷貨」、「那你要不要用這個
,螺、紋、喔,那個感覺一定…挨呦,我不好意思說啦…」


當時我原本想上前去打招呼,聽到這些對話就覺得某門一涼,想要偷偷跑去櫃台結帳,但
偏偏我前面那個人又用信用卡結帳,慢得跟蝸牛一樣,最後我還是被公瑾看到了,他跑過
來搭住我的肩,向他那群夥伴們介紹:「hi~~everyone,這是我的好麻吉~~蔣幹,很帥吧?」


 雖然我們是很好的朋友,但在那一瞬間我還是抖了一下,因為我的肛門裡都是螺紋還有顆粒的感覺,我不敢說感覺很差,但因為是第一次,所以很抖....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