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2011年12月3日

我可能不會__你

    大仁是我高中時候的麻吉,高中時我們一夥人好壞事幹盡,有一種革命情感
    ,這十幾年來大家都還是很好的朋友,大仁結婚的時候我是他的總招待,其
    他人伴郎的伴郎,司機的司機,反正就是一種少年時代到現在肝膽相照的友
    情。

    前幾天晚上將近一點,我的手機突然響了,我拿起來一看,是大仁打來的,
    我想說那麼晚打來一定有急事,就趕緊接起來,電話那頭大仁說:「喂,你
    睡了嗎?」

    我說:「差不多要睡,怎麼了?」

    大仁猶豫了一會兒,說:「阿幹,我們認識十五年了,我一定要告訴你一件
    事。」

    「什麼?」

    「我愛你。」

    「你喝醉了吧。」我聽出他聲音裡的醉意。

    「我是剛喝回來,可是就是這樣我才敢說真話,說真的…我真的覺得你很不
    錯,我好愛你…」

    「幹,叫你老婆來聽啦。」

    「不要提那個女人,」大仁的聲音突然變得很激動,「她是假的!!不止是
    她,所有的女人都是假的!!我真正要的只有你…阿幹,我可以離婚,我可
    以什麼都不要…只要你願意…」

    「願意個屌,你尻一槍清醒一點吧…」

    「對,我現在就在尻槍,你都不知道,這十五年來,我都是看著你的照片尻
    槍的,還會射在上面…」

    「幹,你很噁…」

    「我幻想著你捅我,或是我捅你,或是我們一起完69,就像以前在學校我們
    會玩摔角一樣…」

    我感到全身無力。「我要睡了…」

    「在你睡之前,你可不可以說一句我愛你…」

    「幹你娘。」





    第二天晚上,大仁丟msn給我,說他昨天晚上喝得太醉了,打給一堆人。「我
    應該沒說啥不禮貌的話吧。」他說。

    「你說你愛我。」我回給他。

    「科科…喝醉了啦…歹勢」

    「你還說你可以離婚跟我在一起。」

    「看也知道是醉話…哈哈」

    「還說你看我的照片打槍…」

    「…………」

    「幹,…是啥意思!」

    「開玩笑啦!下次叫我老婆煮菜…再請你來喝酒啦…」


    雖然我覺得應該是玩笑話,不過「酒後吐真言」這種事我也做過,我現在發
    現我點困難再去面對我的大仁哥,請問大家覺得應該要怎麼辦?

5 則留言:

  1. 蔣大人赴約前請將尻洗淨....

    回覆刪除
  2. 蔣大人玉樹臨風,風姿綽約(?)
    魅力男女無法擋,請受丞相一拜~

    回覆刪除
  3. 阿幹,記得帶著豬油
    或者請曹兄幫你訂做一件鐵戶尻好了

    回覆刪除
  4. hahahaha 太有趣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