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2012年4月7日

日本海關


    和歐美那些兇神惡煞的海關人員比起來,日本海關的態度算是很和善的了,
    不過可能每次我去日本都是一個人去,單男未婚,所以被盤查行李的機率頗
    高。

        有一次我去關西,照樣被海關人員攔下來,不過這次是位可愛的女官員,
    她一樣穿著深藍色的制服外套,裡面是白襯衫,沒戴帽子,挑染成紅棕色的
    頭髮在腦後簡單紮了個馬尾,鵝蛋臉和薄嘴唇,有點像是熊田曜子。

      她收了我的海關申報卡之後,先用日文問了我幾句,我跟她說我不會講日
    文,她就改說英文,問我有沒有帶肉類、蔬果或毒品,我都說沒有,然後她
    用說了一兩個詞,我聽不懂,她又說一次,我還是不大懂,她就直拿出一張
    圖給我看。

    「啊,Matsushima!」我一下就認出那是松島楓的圖,還是她有扮演女上司
    的那支片子。

    海關姐姐聽我唸出「松島」的發音就一直笑,問我說不是不會說日文嗎,我
    當然不好意思告訴她我的日文都是謎片裡學的,只好說松島是個滿常見的姓
    ,所以會唸。她又指著另一張圖問我會不會唸,這次我連名帶姓都會唸了,
    Ozawa Maria,小澤瑪麗亞。她笑得更開心了,又指了另一張圖,紅音螢,這
    我就不會唸了,我告訴海關姐姐:「我不會唸,可是我知道她很會噗滋噗滋
    …」

     她整個笑得花枝亂顫,臉都紅了,還一直用手扇自己的臉,後來她好不容易
    收住笑,才問我說有沒有帶這些東西,我說沒有,她說她不信,還是要我把
    行李打開,超仔細地翻了一遍,才笑著放我走了。

    其實我被盤查的過程中,一直很想告訴她,這些東西應該是我來日本買帶出
    去才對,怎麼會是我帶來日本呢?我進出日本那麼多次,還第一次知道日本
    會查這個的,真是一整個莫名其妙。

--
         題外話,後來我跟我日本朋友講這件事,他就跟我說我應該要告訴那位
    海關姐姐:「我有帶那些東西,只是不方便在公開場合拿出來。」這樣海關
    姐姐會會帶我去後面的小房間搜身,然後就可以上演某部SOD的海關女官員的
    片子。我跟他說根本沒這部片,他卻堅持說有這部片,還說我這個台灣人不
    懂SOD,幹,真是很機掰,日本人的傲慢。

5 則留言:

  1. 這篇真的超意淫

    回覆刪除
  2. 可以寫些淫穢的輕小說了

    回覆刪除
  3. 這篇很有趣, 忍不住笑了. 熊田曜子, 很引人遐思啊.

    回覆刪除
  4. 笑死我的媽~(大笑)

    題外話,
    日本的漢字"刺激的"好像也不能亂用
    今天上課有同學不小心寫了"刺激的電玩"
    老師就羞怯的說"刺激"的意思台灣日本不同
    不可以亂用
    我們劈頭就當個好學生問
    那什麼時候可以用?

    老師就說,大學上課要保守一點不可以亂講
    後面就有個男同學大叫「啊,Happyなごどですか?(快樂的事情嗎?)」
    然後,老師就笑的花枝亂顫
    全班莫名的有種默契跟著笑

    真是令人害羞的一堂課。

    啊,對了我們的日文老師,
    清秀淡妝,身材消瘦端莊,
    雖然我自己本身坦蕩蕩大辣辣,
    但面對老師的時候會不由得謹慎和害羞了起來。
    這是什麼巫術?

    回覆刪除